fuzi

夏小和尚:

博客中国 > 社会毛时代的“路不拾遗”不值得怀念

  • 标签:



文/廖保平

网上看到一个五毛说毛泽东时代社会治安好,举例说他老婆的佬爷凭票买了一辆自行车,放在大街上,画个白圈,就没人偷,只有一次,有人留了个条:有急事,借用一下。第二天就还回来了。说现在小偷成风,毛时代的社会风气就是好,“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”。

我承认,现在小偷多,我今年就被偷了一辆自行,停放在商场外的广场上,买东西回来,就不见了。报了警,警察说这种事太多,管不过来,也不好管,偷车的人多半是吸毒的人,急寻毒资。

这样比较,现在确实是小偷多过毛时代,似乎社会风气大不如从前,举目望去,谁家不是防盗门,窗子外边还装个防盗网。即便这样,小偷入室偷盗的新闻也屡见报端。但即便这样,我仍然丝毫也不羡慕毛时代的“路不拾遗”。

从经济学的角度看,人是理性的,人们做任何事情都有成本考量,小偷偷东西也一样,在成本的考量上,我不相信毛时代的人跟我们现在的人就天壤之别,他们是特殊材料制成的。如果说毛时代小偷少,“路不拾遗”是事实,则一定是因为偷东西的成本太大,大到人们不愿偷、不敢偷,觉得是件非常划不来的事,就没有人或是极少人去做了。

这并不是某些人所说的,毛时代穷得没有东西可偷。虽然那个时代的人不如现在人富裕,没有奔驰宝马,不像贪官那样家藏上亿现金。但是,那个时候的粮食、衣物、家具等等在当时也是值钱的东西,也应该为小偷所看重,绝不能说没有东西可偷。但就在偷窃的成本上,毛时代的成本不知要高出现在多少倍,这与当时的政治社会形态密切相关。

在毛时代,差不多每个人都是单位人,无论城市还是乡村皆然。在城市机关、学校、工厂自不必说,就是在农村,实行人民公社后,乡村大队就是一个个的单位,每个人都在干部的领导下锄草挖地干农活 ,计工分得报酬,跟单位上班的人相差无几,只是收入更低。

这种单位制将每个人像螺钉一样拧在机器的某一个部位上,从属于单位,生死病死依靠单位,彼此是完全的人身依附关系,单位对人进行无处不在的控制,脱离了单位,变成无业游民,游手好闲,会被抓起来进行劳动教养。与单位的领导搞好关系则是基本的生存法则,他简直撑控着单位里每个人的生死荣辱,如果搞不好关系,被领导穷小鞋,那霉运就来了。

那个时候,政治运动多,且十分残酷,给你上个纲、上个线,一辈子都要遭灾,谁都害怕自己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里,成政治斗争的对象。在单位制中的人,要是自己有偷盗行为,被别人发现,领导发动群众斗你,随便上纲上线到跟政党、国家和集体作对,你在单位还能呆吗?或许你会想,我可以离开这个单位,到别的单位去,那么我告诉你,当你的档案上被记上偷盗这样一笔,且跟政治挂上钩,你一辈子就像脸上被鲸刻了字的犯罪,你到哪个单位,档案翻开一看就知道,不敢要你。

而且,经常还不光是批斗偷者一人,还可能“连坐”家人,祖宗八代、三亲四戚都牵连进去,同样一辈子不得翻身,你的子女也会被人叫做“小偷的儿子”, 如影随形。有时候可能是一失手犯下的错误,却将整个人、整个家人弄得人不人鬼不鬼,吃尽苦头,甚至不堪凌辱而“自绝于人民”。试想,如此高的成本,谁还敢偷呢?没有人偷,不就“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”了。

然而,这样的“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”送给我,我也不愿意要。在法治社会,犯罪严重的,就应当重判,犯罪较轻的,就应当轻判,罚当其罪。也就是说,偷多少东西,受到多惩罚,而在毛时代,对偷盗的处理是罪罚不相适,一些小偷小摸,性质并不十分严重、社会危害性也不大、情节比较轻,但是遭受的惩罚可能超乎想象。

就是偷了,也未必敢拿出来用,在单位制的社会,去哪都要介绍信,人们不能随便迁移。城市中很少有外来人口,农村基本是熟人社会,彼此知根知底,突然冒出一些东西,比如一辆自行车,那得多遭人眼,自暴犯罪事实。

再有,就是对于富户人家,根本不需要偷,给他上个纲上线,就可以“合法”地抄家,实际上就是通过政治运动来抢劫。很多时候,所谓的“造反有理”,并不真是为了伟 大的政治梦想,就是打着这旗号抢劫罢了。这种“合法”抢劫比偷盗要来得“光明正大”、“理直气壮”多了,也卑鄙邪恶多了。

将纯粹个人行为政治化,使得人们谨言慎行,“逢人只说三分话,未可全抛一片心”,社会风气看似好,其实以邻为壑,人与人互相提防,相互盯梢,关系紧张,甚至家人都处在相互监督之中,没有什么真诚的交流,在假话之中活着,是群可怜虫。

我不明白这种个人权利不受到法律保护,人人活在恐惧之中的社会,有什么值得怀念的,这样的“治安好”,有什么值得夸耀的。“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”在我看来,是对毛时代的一种讽刺,而不是夸赞。现在小偷多,是因为偷盗的成本降低了,而这个降低下来的成本,其中很重要一部分就是人们的权利,即超出了他本不该支付的成本,超出了他本不该承受的惩罚。我们要誓死捍卫一个人不应该被剥夺的权利,这个可能会有点负作用,但这是一个自由社会必须付出的代价。


评论

热度(9)

  1. 小微一博夏小和尚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fuzi夏小和尚 转载了此文字